白川静:《史记》的文章为何错落不齐


时间: 2019-02-23

《史记》中记载的事件,按照发生年代可分为先秦时代与秦汉当前两部分。先秦时代事件的编撰只能依靠文献记载,秦汉之际则有良多风闻可供参考,特别是景、武二帝的时代,正是司马迁父子生活的时代。依据年纪公羊学的三世说概念,又可将《史记》编撰的时代分为“所传世”“所闻世”“所见世”三个阶段。根据时代的不同,事件记述方法也有所差异。其中最令人感兴趣的便是秦汉之际,即“所闻世”。秦帝国急剧覆灭,随之而来的楚汉兴亡,是一个以中国全境为舞台、极尽哀怨豪壮的历史故事,历史的足音依稀可闻。然而,司马迁生涯的年代距秦汉之际毕竟已有百余年。《史记》在记载这段历史时,一定参考了这一时期的文献记录。比喻《高祖本纪》跟《项羽本纪》的栩栩如生的叙述跟描写,若是不参考资料,就算司马迁在壮游途中收集到再多的传闻,就算司马迁本人的史笔再炉火纯青,想必也无奈轻而易举地还原当时的局势。曾以幕僚的身份追随汉高祖的陆贾所作的《楚汉春秋》,我想就浮现在司马迁的参考材料中。下面就让咱们来看看陆贾的故事。

明代文章家王世贞,被奉为古文辞学派之祖。他对《史记》的体裁是这样评估的:“太史公之文,有数端焉”,即有“愆而虚”“畅而杂”“雄而肆”“宏而壮”“核而详”“婉而多风(讽刺象征)”“精严而工笃”“磊落而多感叹”八类。即古代帝王本纪,其文愆而虚;年龄列国诸世家,其文畅而杂;战国纵横之际诸传记,其文雄而肆;刘邦、项羽本纪与韩信、彭越列传,其文宏而壮;八书一类,其文核而详,婉而多风;刺客、游侠、货殖诸传,其文精严而工笃,磊落而多感慨。(明代凌稚隆《史记评林》引)

《史记》不仅文体种类繁多,品德也错落不齐。《史通》是唐代刘知多少写的首部系统性史学实际专著,该书《叙事》篇中写道:“然则人之著述,虽同自一手,其间则有善恶不均,精粗非类。”评说《史记》中苏秦、张仪、蔡泽等传“是其美者”。然而,这些文章大多取自《战国策》,因此并不能以此说明《史记》的文章皆为上乘之作。《史记》文章所选用的文体,与文章的叙述对象、参考文献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。司马迁自己做的文章,多体现于念叨局部,例如前述《伯夷列传》。传记的叙述部分,主要基于参考资料创作。所以,评估文章的优劣,必须考虑到其与参考资料的关系。刘知多少的这种评论措施,因之而意思不大。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友情链接: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马报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